<mark id="9xhpf"><cite id="9xhpf"></cite></mark>

<var id="9xhpf"><thead id="9xhpf"><dl id="9xhpf"></dl></thead></var>

<delect id="9xhpf"><ins id="9xhpf"></ins></delect>
<sub id="9xhpf"></sub>
<rp id="9xhpf"><sub id="9xhpf"></sub></rp>
      <progress id="9xhpf"></progress>

        關于ZAKER 宙世代元宇宙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ZAKER新聞 2022-10-10

        被判賠償優酷 100 萬:樂視本不富裕的日子,又拮據了一點

        版權到期后仍擅播優酷綜藝,樂視被判賠償 100 萬元。

        近日,優酷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與樂視網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一審法律文書公開。

        文書顯示,原告優酷訴稱,被告樂視未經授權,通過 " 樂視視頻 " 軟件及網站,擅自向公眾提供綜藝《笑傲江湖第三季》的在線播放和下載服務,給優酷造成了巨大損失,請求法院判決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律師費用等 600 余萬元。

        樂視方面則辯稱,優酷授權鏈條不完整,無法證明其擁有正當的維權權利,且優酷要求的賠償金額明顯過高。

        經審理,法院認為,樂視擅自在其視頻平臺提供涉案作品的在線播放服務,侵害了原告信息網絡傳播權??紤]原、被告協議到期后,被告繼續提供涉案作品播放下載服務時間長達 1 年,主觀惡意明顯,以及樂視通過多端口提供涉案作品,傳播范圍較廣等因素,法院最終判決樂視賠償優酷經濟損失 100 萬元及合理開支 2.5 萬元。

        侵權盜播不可取

        長期以來,網絡視頻領域盜播現象頻發,侵權容易維權難,且賠償金額通常不到 10 萬元。

        2016 年,愛奇藝訴 B 站未經授權盜播《快樂大本營》,僅獲賠 5.7 萬元;2017 年,愛奇藝訴今日頭條創作者盜播電視劇《老九門》,僅獲賠 6 萬元。

        不過,自去年 6 月 1 日新《著作權法》實施以來,網絡視頻領域維權官司勝訴案例趨多,索賠、判賠金額也較過往明顯提高。

        索賠方面,去年 6 月,騰訊視頻起訴抖音侵權《斗羅大陸》,索賠 1 億元,抖音隨后起訴騰訊視頻侵權《亮劍》,索賠 1000 萬元;去年 8 月,騰訊視頻起訴抖音侵權《掃黑風暴》,索賠 1 億元;去年 12 月,騰訊進一步提高《斗羅大陸》索賠金額,向抖音索賠 8 億元,創下中國影視索賠金額新高。

        判賠方面,去年 9 月,快手侵權優酷《大明風華》,被判賠償 29 萬元;去年 11 月,快手侵權優酷《冰糖燉雪梨》,被判賠償 46 萬元;今年 4 月,騰訊視頻侵權字節跳動《戰魂》,被判賠償 40 萬元;今年 8 月,快手侵權抖音《重案六組》,被判賠償 9 萬元。此次樂視被判賠償 100 萬元,是今年此類訴訟中的較高賠償金額。

        近年來,知識產權領域在侵權賠償標準上全面引入 " 懲罰性賠償 ",從《商標法》《專利法》《著作權法》到《民法典》,在修訂和頒布之后都增加了懲罰性賠償的條款。

        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理論研究基地副主任熊琦認為:這意味著國家和法院對于知識產權侵權的總趨勢是顯著提高侵權成本,判賠金額越來越高,就會倒逼平臺去獲得授權。之前通過侵權獲利屢禁不止,部分原因是損害賠償的金額太低。如果互聯網企業總是因侵權產生賠款,就會逐漸傾向于正常授權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12 月 15 日,《網絡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2021)出臺,其中第二十一條要求,短視頻節目未經授權不得自行剪切、改編電影、電視劇、網絡影視劇等各類視聽節目及片段。

        行業協會引導規范之下,今年以來,快手與樂視視頻,抖音與搜狐視頻及愛奇藝,紛紛達成版權授權合作。

        樂視本不富裕的日子,又拮據了一點

        風水輪流轉,盜播是個圈。此番敗訴的被告樂視,曾經也是版權官司原告席上的???。

        2014 年,樂視訴小米盒子盜播《后宮甄嬛傳》《失戀 33 天》等 10 部影視作品,獲賠 15 萬元;2019 年,樂視訴優酷侵權電影《小時代》,獲賠 5.9 萬元;2020 年,樂視訴騰訊視頻盜播《宮鎖心玉》等多部作品,獲賠 22 萬元。

        但自 2017 年陷入經營困境開始,樂視及賈躍亭多次成為被執行人,樂視視頻已無力采買獨家版權內容。

        2022 年 6 月 23 日,樂視視頻發布會員不漲價通知,稱上新優質的影視劇內容是會員漲價的前提,同時也是用戶愿意付費的前提,但近幾年,樂視視頻并沒能為用戶、為行業帶來具有影響力的影視作品,一直在 " 吃老本 ",因此沒資格漲價。

        今年 8 月,北京金融法院裁定準予強制執行證監會針對被執行人樂視網 2.4 億元罰款的行政處罰。

        對此,樂視表示,公司當前的第一要務是員工穩定,員工穩定公司業務才穩定。至于公司因歷史原因是欠 122 億或是 124.4 億,公司全員都會坦然面對。路要一步一步走,債要一點一點還。

        盜播侵權被判賠償 100 萬,令樂視本不富裕的日子,又拮據了一點。

        不過,據樂視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公司還有 400 多名員工,在過去五年時間里,樂視從未欠薪,且現金流狀況良好。

        樂視也在尋求自救。近日,樂視進軍直播帶貨," 樂視直播近 30 天銷售額僅 2 萬元 "、" 直播一周全員病倒 ",成為輿論焦點;樂視超級電視的運營主體樂融致新,也正計劃獨立尋求融資。

        9 月 20 日,樂視發布內部信宣布,新業主接手樂融大廈,公司將搬至新地點辦公。它還稱,樂視曾經跌倒,但沒有躺平。" 樂視人沒有躺平。對,我們就是要站著,還要把錢掙了 !"

        作為紅極一時的明星互聯網企業,樂視身上自帶流量,且尤其擅長通過自黑、抖機靈式營銷,吸引大眾注意。

        但靠 " 喊口號 "、" 整活兒 ",只能獲得一時的關注。想把流量轉化為真正的購買力,樂視還需在提升產品和服務等硬實力上,多下功夫。

        ZAKER 新聞出品

        文 / 李未泯 實習生 潘冬娜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財經新聞

        財經新聞

        財富解碼 縱橫投資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原創精品

        查看更多內容
        a片免费全部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