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9xhpf"><cite id="9xhpf"></cite></mark>

<var id="9xhpf"><thead id="9xhpf"><dl id="9xhpf"></dl></thead></var>

<delect id="9xhpf"><ins id="9xhpf"></ins></delect>
<sub id="9xhpf"></sub>
<rp id="9xhpf"><sub id="9xhpf"></sub></rp>
      <progress id="9xhpf"></progress>

        關于ZAKER 宙世代元宇宙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光明日報 2022-10-10

        “夸父一號”如何“逐日”

        光明日報記者 齊芳

        夸父逐日,是無數中國人自幼耳熟能詳的神話。今天,神話正在變成現實——中國綜合性太陽探測衛星先進天基太陽天文臺 " 夸父一號 " 正在試圖揭開太陽的神秘面紗!

        " 自 20 世紀 60 年代以來,世界空間大國已經先后發射了六七十顆太陽探測相關衛星,而我國在太陽探測專用衛星方面一直缺席。雖然我國太陽物理科學論文排名世界前列,但我們真不好意思說自己在太陽物理方面已經走在國際前沿。"" 夸父一號 " 首席科學家、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臺研究員甘為群說," 如今,我們可以自豪地說‘夸父一號’將實現我國太陽衛星探測跨越式突破!我們將為太陽研究作出更多原創性貢獻!"

        火箭發射圖片 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供圖

        三個 " 國際首次 " 瞄準太陽 " 一磁兩暴 "

        大約 46 億年前,在距離銀河系中心約 2.6 萬光年之處的螺旋臂上,一團分子云開始在自身的引力作用下坍縮,逐漸形成了太陽。太陽是我們的 " 母星 ",地球上的一切生產生活都與太陽息息相關,但它偶爾爆發的 " 小脾氣 " 也會給我們帶來阻礙——太陽風暴將規模巨大的噴射的物質和能量 " 吹 " 到近地空間,可引起地球磁層、電離層、中高層大氣等地球空間環境強烈擾動,從而影響人類活動。

        太陽活動呈周期性變化,周期平均為 11 年,太陽黑子數量達到最多的年份,稱為太陽活動峰年,是太陽活動最劇烈的時候。據科學家們預測,2024 年到 2025 年左右,將是太陽活動的第 25 周峰年。甘為群說:" 我們選擇在這個時間發射‘夸父一號’,就是為了更好地了解太陽。它的設計壽命不少于 4 年,可以基本覆蓋太陽峰年的極大期,這對我們的科學研究、實現衛星科學目標是非常有利的。"

        " 夸父一號 " 的科學目標是 " 一磁兩暴 "。甘為群說:" 這個詞是專門為這顆衛星提出來的,‘磁’就是磁場,‘兩暴’就是太陽上兩類最劇烈的爆發現象——耀斑和日冕物質拋射。我們就是要研究這三者之間的關系,即磁場與耀斑的關系,磁場與日冕物質拋射的關系,日冕物質拋射與耀斑的關系;研究它們的形成、演化、相互作用和可能存在的因果關聯,同時為空間天氣預警提供支持。"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從理念提出到有效載荷研制,再到系統集成," 夸父一號 " 作出了很多原始創新。甘為群將其總結為三個國際首次:國際上首次以 " 一磁兩暴 " 作為衛星的科學目標并且配置相應的載荷組合;國際上首次在一顆近地衛星上,對全日面矢量磁場、太陽耀斑非熱輻射成像、日冕物質拋射的日面形成和近日冕傳播同時進行觀測;國際上首次在萊曼阿爾法譜線波段實現全日面和近日冕無縫同時成像觀測。

        三大載荷 " 無間斷 " 觀測太陽

        " 夸父一號 " 重量約 859 公斤,入軌后的尺寸是 2105 毫米 × 9184 毫米 × 2456 毫米。在這樣的空間里,科學家們妥善安置了三大載荷,讓 " 夸父一號 " 本領高強:全日面矢量磁像儀(FMG)、萊曼阿爾法太陽望遠鏡(LST)和硬 X 射線成像儀(HXI),它們分別觀測太陽磁場、日冕物質拋射和太陽耀斑。

        " 每一臺儀器都有自己的特色。"" 夸父一號 " 衛星系統總師,中國科學院微小衛星創新研究院研究員諸成介紹:

        ——全日面矢量磁像儀,追蹤太陽活動的源頭。FMG 的測量目標是太陽光球磁場,其獲得的矢量磁場數據不僅可以幫助我們深入理解耀斑和日冕物質拋射過程中的能量積累、觸發、釋放和傳輸機制,也可以幫助我們更準確地研究太陽爆發活動的預報模型,為更精確的空間天氣預報提供觀測基礎。

        ——萊曼阿爾法太陽望遠鏡,太陽觀測的新窗口。LST 載荷由三臺儀器組成,其將對太陽全日面和近日冕進行萊曼阿爾法和白光波段的成像觀測,其主要科學任務是觀測日冕物質拋射和耀斑等劇烈的太陽爆發活動,并為空間天氣預報提供內日冕的觀測數據支持。LST 載荷在萊曼阿爾法波段的觀測將填補國際上對該波段從全日面到內日冕連續觀測的空白。

        ——硬 X 射線成像儀,窺探寧靜面紗下的風暴。HXI 由 3 臺結構上獨立的單機組成:準直器、量能器以及電控箱,它們可分別類比于相機中的鏡頭、CCD 和控制系統。HXI 的主要科學目標是在 30keV~200keV 能量段對太陽耀斑的硬 X 射線輻射進行能譜和成像觀測,是已知唯一一個在太陽活動第 25 周峰年期間提供地球視角觀測的太陽高能成像儀器,對研究耀斑非熱輻射源的形成和演化機制以及粒子加速過程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 夸父一號 " 的軌道選擇也有 " 門道 "。諸成說:" 選取 720 公里高的晨昏太陽同步軌道,為硬 X 射線成像儀提供粒子背景比較低的良好環境,同時有利于降低大氣散射雜光對萊曼阿爾法太陽望遠鏡的成像干擾。這個軌道全年只有約 3 個月存在較短地影,其他時間是全日照,可以連續長時間進行太陽觀測。"

        在太陽物理研究中,作出更多原創性重大貢獻

        " 夸父一號 " 每天可以為科學家提供 500GB 科學數據,供科學家進行太陽物理學研究。" 夸父一號 " 科學應用系統總師、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臺研究員黎輝說:" ‘夸父一號’衛星發射之后,將經過一段時間的在軌測試。測試正常后,會按照國際慣例,對全世界相關領域的科研工作者,實時免費開放。"

        國際上已有幾十顆專門或相關的太陽探測衛星了,近年來,我國發射了中國首顆太陽探測科學技術試驗衛星 " 羲和號 ",美國也發射了 " 帕克號 " 太陽探測器,中國還有必要發射一個全新的太陽探測衛星嗎?

        甘為群的答案是:當然需要!

        甘為群解釋," 帕克號 " 是飛到太陽附近進行觀測的衛星," 這也意味著會受到非常強烈的熱輻射,不能對太陽進行直接的成像觀測。所以,‘帕克號’只能局地探測太陽大氣中的粒子、磁場和太陽風等太陽環境。而‘夸父一號’是直接‘看’太陽,用遙測遙感的手段觀測太陽,對太陽進行成像,與‘帕克號’在科學目標上是不一致的,可以互為補充。"

        而 " 羲和號 " 則是一顆科學試驗衛星,主要目標是從技術上驗證一種衛星平臺—— " 雙超 " 平臺。甘為群介紹," 夸父一號 " 這顆衛星是專門為太陽觀測而提出的,是完全以科學目標為牽引的空間科學衛星計劃。所以這顆衛星的提法是 " 空間科學衛星 ",這跟 " 羲和 " 是不一樣的。此外," 羲和號 " 和 " 夸父一號 " 在科學目標、觀測對象、觀測波段等方面均不相同。

        " 據統計,2010 年左右,中國在太陽物理領域發表論文的總量已經排在世界第二。但我們寫論文所用的絕大部分觀測數據都是來自國際上的太陽衛星。" 甘為群說,"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在 2011 年提出了先進天基太陽天文臺衛星項目,如今,萬事俱備,且看中國!"

        (光明日報北京 10 月 9 日電)

        《光明日報》( 2022 年 10 月 10 日 09 版)

        [ 責編:邱曉琴 ]

        a片免费全部免费播放